仓央嘉措-执子之手 不适合做帝王的情歌天才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他本是出身奴家的普通藏民,却也是高贵无比的藏王。

他本是能与爱人安度余生的平凡人,却成了藏地不可多得的才子。

他像宋徽宗赵佶精通书法作画,明熹宗朱由校精通木刻雕工一般,是不适合做帝王的情歌天才。

1683年,清康熙二十二年,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出生在西藏南部隅纳拉山下宇松区的乌坚林村,家中是农奴出身。

高耸茫茫的雪原,圣洁碧蓝的澄湖,西藏,一个看似贫瘠却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去虔诚朝拜的地方,那里离苍天最近,有着神秘不为人广泛熟知的文明,如同绮梦一般,所有的人都在追寻着什么因果。

在西藏,达赖是蒙语海的意思,喇嘛是藏语上师的意思,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其实就是宗教藏王。

仓央嘉措的出现,就像神秘西藏高原上的圣莲,开在西藏的雪山之巅。

清朝康熙三十五年,康熙皇帝平定了准噶尔叛乱,才偶然得知五世达赖已死去多年,他的亲信弟子桑结嘉措为了继续掌权藏传佛教格鲁派,所以隐瞒了此事,格鲁派也称黄教。同时桑结嘉措也在民间寻找转世灵童好接替成为六世达赖。

命运就这样打破了它的天平,因为西藏南部隅纳拉山附近的村落都信奉藏传佛教宁玛派也就是红教,如果从这里面出现了一位黄教藏王,将有利于黄教势力的扩张,于是使者们便在这一块区域寻找能抓住前世达赖遗物的婴孩。

仓央嘉措的父母显然并不知道使者的意图,就这样,在人为的阴差阳错下,仓央嘉措被选为了灵童。

桑结嘉措与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把持着蒙古藏域的大权,得知上任藏王五世达赖已经死去多年的清朝皇帝很是震怒,害怕天子之怒的桑结嘉措只好赶紧将灵童迎接回来,接任成为六世达赖喇嘛。

他的一生从此跌宕起伏,已经十四岁的他尚且年少,却从出身农奴,一跃成为了彼时才刚真正修好的布达拉宫的主人,一代新任的藏王。

去往布达拉宫的路上,湛蓝广阔的天空,碧绿澄澈的湖水,倒映着翱翔的飞鹰,细碎的阳光就像小宝石一样洒落,格桑花灿烂地绽放着,那是自由的气息。

却是仓央嘉措最后自由呼吸的快乐时光。

看似飞上枝头变凤凰,潜龙沉渊腾跃飞的转折,然而其实不过是被剥夺了自由折了翅膀的金丝雀的玩笑故事。

在布达拉宫的森严教规里,仓央嘉措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傀儡。

爱情,原本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是可遇可求的。

而在仓央嘉措青春萌动的世界里,爱情是个奢侈品。

富丽堂皇的布达拉宫如同一座金子打造的囚牢,仓央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年迈的经师跟着他,劝着他学习经道教条。

布达拉宫神殿实际的主人是第巴,也就是真正掌权的桑结嘉措。

黄教与红教不同,红教并不限制僧侣婚娶,而黄教的藏王却一辈子都不得婚娶。在仓央嘉措前半生十几年里,他一直接受的都是相对更自由的红教的信仰。

宫里的生活无所遁形,仓央嘉措被禁锢,身为藏王只能受人摆布,挂名的傀儡身份使他郁郁不得志,内心非常郁闷,于是他便开始放纵自己,纵情声色。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流传于世的著名情歌曾这么写道。

他在被选为达赖之前,曾在家中相中过一位美丽的意中人。

相传仓央嘉措长相俊美,他一到晚上就化名达桑旺波,化身贵族公子,流连拉萨大街小巷的酒馆买醉,幽会曾经的意中人,可惜这个事却因为仓央嘉措不小心落在宫苑外的雪地脚印而暴露。

铁棒喇嘛处死了仓央嘉措的贴身喇嘛,还派人悄悄解决了仓央嘉措的情人。

仓央嘉措饱受精神的折磨,深宫枯寂单调,痛失爱人,连累身边的人让他更加悲愤抑郁。

再有后来,他变得更肆无忌惮,蓄起长发,戴着戒指首饰,还穿着绫罗绸缎的便装,化身世俗公子,沉醉歌舞夜宴,甚至留宿宫外女子家中。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带给仓央嘉措多久欢愉,却造就了他的灵感迸发。

他开始回忆起他那前面十四年的乡村生活,虽然生活物资上很贫瘠,但精神上却十分富足自由。

仓央嘉措流传在现世的情歌多达六十多首,无不展现了他内心的孤寂,对自由和爱情的渴望,还有雪山之上的绚丽风景。

他的世界连同藏域雪原,如同一幅跨越前世今生的画卷,让人回味寻觅。

1701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了汗位,本就与蒙古和硕部落有矛盾的第巴桑结嘉措,在拉藏汗的矛盾进一步升级,日益尖锐起来。

三年后,昔日暗流涌动的表面和平终于被打破。想要先发制人的第巴桑结嘉措给拉藏汗下毒,被拉藏汗发现,大怒之下的拉藏汗召集蒙古大军,一举进攻藏军,杀死了桑结嘉措。

事后,拉藏汗奏报康熙皇帝,说桑结嘉措所拥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沉溺酒色,不涉教务,不堪重任成为真正的达赖,请求废黜仓央嘉措。

拉藏汗因奏废桑结所立六世达赖,诏命送遣京师。

幽深的布达拉宫内,年仅二十三岁的少年藏王,双手捧过皇帝诏书的那刻,或许,才从绮梦中恍神,还没来得及惊慌,便已感到内心无比的释然。

那一刻,深深呼吸,他好像又重新找到了自由的气息。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不知道是天妒少年,还是害怕藏王年轻,蓄谋已久的人心不足,1706年,在康熙皇帝下旨废黜仓央嘉措的第二年,仓央嘉措在押解到京师途中坐地圆寂,终年仅二十四岁。

仓央嘉措逝去于青海湖畔,我们至今都不得而知他真正逝去的缘由。

仓央嘉措其人,终其一生,虽然短暂,但在宗教和政权争夺的复杂环境下,却开出了他这一朵雪原圣洁之花,他不被利益所浸染,不受严厉宗教信条的束缚,为藏地诗歌文化留下了纯洁的宝贵财富。

他的诗歌为近现代人所传颂品味,他的诗歌是他内心孤寂与痛苦,对自由和爱情的向往,对被迫成为傀儡摆布的无奈,对他短暂且是牺牲品的一生的展现,是跨越古今,是一场寻觅前世今生的时空对话。

时间的长河或许为仓央嘉措的一生蒙上了历史的迷雾面纱,但他留下的作品,却是为研究藏蒙文化的指路明灯,他的一生算是跌宕波澜的传奇。

或许青海湖水里,少年的泪滴知道,他终于自由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问佛 » 仓央嘉措-执子之手 不适合做帝王的情歌天才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